與森

既不孤独,又不庸俗

他开始不停地沉默
在徘徊,在犹豫
没有人愿意拯救这个可怜的人,
他是个杀人犯,
人们不愿意原谅他,
可是我愿意。

成都是个好地方,现在我和一群老人在看中医:)
做个阑尾炎手术的破事,一定要搞这么麻烦吗?
明天上课还考试:)佛了

14年从床底下找到的的鱼,真的是不抠图好尴尬

去年和哥哥一起去拉萨的时候,同行的时候有个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,他是唯物主义,他到拉萨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,他说:“能看到布达拉宫的地方,连空气都觉得安宁”

“救你,沒有任何理由”

上色版本的利威爾文化衫,未上色版本自戳頭像